关于小说写作中爽点的制造

关于小说写作中爽点的制造

作者: 泛娱江湖 阿飞

全网最全的网络资源分享网站

手机扫码查看

标签:

特别声明:文章多为网络转载,资源使用一般不提供任何帮助,特殊资源除外,如有侵权请联系!

有六大类情形会让读者产生爽悦兴奋情绪——

1. 期待被满足。
2. 被代入的人物令故事中的其他人物产生“羡慕”、“嫉妒”、“恨”、“感激”、“膜拜”、“重视”、“震惊”的情绪。
3. 被代入的人物令读者产生“崇敬”、“佩服”等敬仰的情绪。
4. 剧情或人物的诙谐幽默、紧张刺激。
5. 剧情的发展或人物的言行令读者大出意料,细细思索又在情理之中。
6. 文笔或内容让读者折服。

下面一一解释。

一. 期待被满足:

这一种就是读者期待剧情往某个方向发展,期待人物实现某个愿望,而一旦被满足则心情爽悦。

令这种爽悦感增强的因素有:
1)期待没实现前要多多铺垫、渲染,增强读者的期待程度,人物越渴望越纠结,则读者也跟着越渴望越纠结。
2)实现的过程要多曲折,人物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资源,战胜一个个挑战,只有竭尽全力后得到的,才会让人更加珍惜爽悦。
3)期待实现后,人物的心理变化,比如兴奋、刺激,还有配角的烘托,比如羡慕、嫉妒等,要充分展现,也能极大增强爽悦感。
4)要有意外之喜,比如读者一度认为主角不可能实现愿望了,可最终却实现了,这样爽悦感更为强烈。
5)要给人物奋斗的希望,比如金手指。

比如:《斗破苍穹》中,主角要变强,要找回自尊,这是主角的愿望,也是读者的期待。先前安排了废柴测试,众人如何鄙视,父亲如何惋惜关爱,熏儿如何的不离不弃,主角如何的愤怒不甘,这都是为了营造强烈的期待感。

最精彩的就是巧妙设计了退婚情节,这一打压真是令人忍不住要跳起来,而主人公那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更为提气。

期待感营造得如此强烈,读者自然眼巴巴地等着看他如何翻身,后面获得药老的金手指,这等于给了主角奋斗的希望,期待感继续提升。后面一个个困难克服掉,小爽快和期待感交织提升,直至最后的愿望大满足,读者得到了极度的爽悦。

这一种利用读者期待营造爽点,说简单很简单,只要作者能时刻把握住读者的期待,然后顺着发力就行了!但说难也难,因为读者的期待身为作者不是太好感受到,作者往往写书写得忘记了读者看书的感受,该安排爽点的地方忽略了。这就要求作者平日多多揣摩自己的故事和人物,时刻把握期待感的发展变化,不放过任何一个爽点机会。

二. 被代入的人物令故事中的其他人物产生“羡慕”、“嫉妒”、“恨”、“感激”、“膜拜”、“重视”、“震惊”的情绪:

这一种在爽文103式中多次被罗列,随便摘取几个,给大家看看——

1,别人为求一件上刀山,下油锅的宝物,主角那里摆地摊似地送,要多少有多少,一群大官贵族艳羡,眼气,嫉妒的要死,但是还不能不巴结。
2,小有名气的时候被人冒名顶替,结果被主角遇到,其中幽默情节自不必说。
3,没有名气的时候(或许只是个扫地的,看图书馆的。)却有很多大的帮派或者人物对他毕恭毕敬。(隐藏身份)可是顶头上司却看不上他。最后出事的时候站出来,遭到上司呵斥,可是对方的敌人却被他吓的慌张撤退。
4.释放绝技时,周围人的震撼,可是结束以后却淡淡的一句:一会去哪嫖娼?


这里面的例子大多利用了“反差原理”,也叫做戏剧性,即配角的强烈羡慕嫉妒恨跟主角的淡定形成反差,让人觉得主角好装逼啊!又或者一帮大人物对主角顶礼膜拜,可主角的顶头上司却不知道,等到底牌一掀开,顶头上司各种震惊。

究其心理原因,101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1.由于读者代入了主角,那么主角遭遇到别人对他的“羡慕”、“嫉妒”、“恨”、“感激”、“膜拜”、“重视”、“震惊”各种情绪后,等同于读者接受到了这些情绪,自然觉得爽悦。就好比现实中,我们被人“羡慕”、“嫉妒”、“恨”、“感激”、“膜拜”、“重视”、“震惊”的话,能不爽吗?

2.至于“反差原理”,里面很有玄妙:
效果1,营造了小小的期待,比如主角的宝物很多,外面的配角各种想要,这是一种自我价值很高,希望被外人认识到的期待。就好像预先设定了主角地位声望等级是一级,而他其实是十级的实力,那么读者就期待他展露真实实力,获得世人的敬仰。
效果2,由于主角自己没有期待这件事,完全是自然而然地反应,所以心态一定是淡定的,而淡定的心态跟他人震惊的心态形成极度反差,造成了戏剧性,这就让人觉得主角太牛逼,太拽了,爽悦感由此产生。

总结一下,第二种爽点制造要注意的要素:
1)由于是利用“反差原理”营造爽点,所以配角的前后反应极其重要,前倨后恭,前恭后倨等各种心态变化,需要从配角视角充分刻画。
2)打脸要充分,要自然,要符合主角的性格和行事目的,不能有生硬造作之感,不能为了打脸而打脸,装逼而装逼。
3)夸张的戏剧性一定要有,比如《鹿鼎记》中,吴三桂儿子吴应熊被公主“咔嚓”了,吴三桂还要装孙子,极力巴结韦小宝,这就是一种夸张的戏剧性。明明吃了大亏,被人狠狠扇了左脸,还要笑呵呵地把自己的右脸凑上去,让主角继续扇。
4)主角心态一定要淡定,要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觉悟。
5)幽默风趣是这种情节的主基调,因此人物一定要生动鲜活。

三. 被代入的人物令读者产生“崇敬”、“佩服”等敬仰的情绪。

这一种的,人物行事往往出人意料,没有顺着读者的期待而来,也不是完全依赖配角的“羡慕”、“嫉妒”、“恨”、“感激”、“膜拜”、“重视”、“震惊”各种情绪产生爽悦。更主要的是折服了读者,令读者都“崇敬”和“佩服”了。

比如《天龙八部》中,萧峰自尽于辽宋两国大军前,就为了让两国罢战,寻求和平。这种自我牺牲会让读者敬佩,但是读者一定不会期待他死,这是拧着读者期待来的。而让配角们震惊和重视又怎样?毕竟人都死了。

读者也不是因为配角们对萧峰的自我牺牲如何震惊和重视才觉得感动,所以只能解释为被人物打动了。

有关此种情节的分析,请参看101的另一篇帖子:

当一个人追求这些事物时会显得特别伟大,它们是——自由、理想、正义、爱情和自我救赎。


此种情形的爽点,或者说热血的营造,其本源机理在于:由于人物做到了读者都无法做到的事情,达到了一种精神层面的升华,所以震撼了读者的心灵,造成了情绪的激动亢奋。

这是一种触及人灵魂的爽悦,是所有爽悦感中最为强烈的一种!

令这种爽悦感增强的因素有:
1)笔墨多多用在形势、环境、配角和人物内心的渲染上面,比如萧峰临死前复杂矛盾、英勇就义的心理状态,周围人和环境的那种悲壮的气氛,都会极大地打动读者,把他们代入进人物所处的心境中去。代入越深,则打动越深。
2)人物的选择可以不符合读者的期待,但一定要符合人物自己的行事原则,比如萧峰牺牲自己,而让韦小宝自杀他一定是不会干的;此外事先要堵住所有其它可能的出路,不能让萧峰都自杀了,才发觉还有其它的路可以走,这会把人物陷于N……的尴尬境地。
3)剧情切忌突兀,需要缓缓铺垫,一点点地描写萧峰为了两国罢战所做的努力,他的心理一点点地变化,这样到了最后读者已经完全被代入进一种悲壮的情绪中,人物做出这样的牺牲选择,也不觉得奇怪突兀,而是会觉得,他就是那样的人,只有这
样,才会成全了这个人物。

四. 剧情或人物的诙谐幽默、紧张刺激。

这一种不需要多说,举《鹿鼎记》中的一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三个婴儿倒有七个母亲,虽然人人并无育婴经验,七手八脚,不免笑话百出,但三个婴儿倒也都甚壮健活泼。众女恭请韦小宝题名。韦小宝笑道:“我瞎字不识,要我给儿子、姑娘取名字,可为难得很了。这样罢,咱们来掷骰子,掷到什么,便是什么。”

当下拿起两粒骰子口中念念有词:“赌神菩萨保佑,给取三个好点儿的名字。第一个!掷了下去,一粒六点,一粒五点,是个虎头。"第二次掷了个一点和六点,凑成个"铜锤么六",老二叫作"韦铜锤"。

第三次掷下去,第一粒骰子滚出两点,第二粒骰子转个不停,终于也是个两点,凑成一张"板凳"。韦小宝一怔之下,哈哈大笑,说道:“咱们大姑娘的名字可古怪了,叫作'韦板凳'!"众女无不愕然。

公主怒道:“难听死了!好好的闺女,怎能叫什么板凳、板凳的,快另掷一个。”

韦小宝道:“赌神菩萨给取的名字,怎么能乱改?"将女婴抱了过来,在她脸上嗒的一声,亲了个吻,笑道:“韦板凳亲亲小宝贝,这名字挺美啊。”

公主怒道:“不行,不行!说什么也不能叫板凳。孩子是我生的,这样难听的名字,我可不要。"韦小宝道:“哼,孩子是你生的,你一个人生得出来吗?"公主抢过骰子,说道:“我来掷,掷了什么,就叫什么。"韦小宝无奈,只得由她,说道:“好罢,这一次可不许赖!倘若也掷了虎头、铜锤呢?"公主道:“跟她哥哥一样,也叫虎头、铜锤好了。”把骰子在掌中不住摇动,说道:“赌神菩萨,你如不给我闺女取个好名儿,我砸烂了你这两粒臭骰子。”

一把掷下,两粒骰子滚了几滚,定将下来,天下事竟有这么巧,居然又都是两点,仍是一张"板凳"。公主口瞪目呆之余,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众人又是惊讶,又是好笑。苏荃笑道:“妹子你别着急!两点是双,两个两点是双双。咱们闺女叫作'韦双双',你瞧好不好呢?"双儿也很喜欢,将韦双双接过去抱在怀里,着实亲热。沐剑屏笑道:“双儿妹妹,你这样爱她,快喂她奶吃呀。"双儿红着脸啐了一口,道:“还是你喂!"伸手去解她衣扣。沐剑屏急忙逃走。众女笑成一团。

这一段情节有趣生动,把韦小宝和七位夫人之间的婚后生活表现得活灵活现,由于贴切地符合个个人物的特征,又由于主角的
顽皮胡闹而让人好笑,所以读之忍俊不禁,很是愉悦。
-------------
再来一段紧张刺激的,读起来也会让人有兴奋的感觉——

忽听得船舱中有人喝问:“甚么人?”正是洪教主的声音。

韦小宝和双儿都大吃一惊,伏在艇底,不敢作声。

忽听得嗒的一声,舱房窗子中透出了火光,双儿知道洪教主已听见声息,点火来查,忙提起艇中木桨,入水扳动。

只扳得两下,洪教主已在大声呼喝:“是谁?不许动!”跟着小艇一晃,却不前进,原来心慌意乱之下,竟忘了解开系艇的绳索。

韦小宝急忙伸手去解,触手冰冷,却是一条铁链系着小艇,只听大船中好几人都叫了起来:“白龙使不见了!”“这小子逃走了!”“逃到哪里去了?快追,快追!”

韦小宝从靴筒中拔出匕首,用力挥去,刷的一声,斩断铁链,小艇登时冲了出去。

这一声响过,洪教主、洪夫人、胖瘦二头陀、陆高轩等先后奔向船尾。

冰雪光芒反映之下,见到小艇离大船已有数丈。洪教主一伸手,在船边上抓下一块木头,使劲向小艇掷去。他内力虽强,但木头终究太轻,飞到离小艇两尺之处,拍的一声,掉入了海中。

初时陆高轩、胖头陀等不知教主用意,不敢擅发暗器,只怕伤了白龙使,反而受责,待见教主随手抓下船舷上的木块掷击,才明白他心思,身边带有暗器的便即取出发射。

只是这么缓得片刻,小艇又向前划了两丈,寻常细小暗器都难以及远,遍生弓箭、钢镖、飞蝗石等物又不就手,众人发出的袖箭、毒针等物,纷纷都跌入了海中。

瘦头陀说道:“这小子狡猾得紧,我早知他不是好人,早就该一刀杀了。留着他自找麻烦。”

洪教主本已怒极,瘦头陀这几句风凉话,显是讥刺自己见事不明,左手伸出,抓住他后颈,叫道:“快去给我捉他回来。”左手一举,将瘦头陀提在空中,右手抓住了他后臀,喝道:“快去!”双臂一缩,全身内力都运到了臂上,往前送出。

瘦头陀一个肉球般的身子飞了出去,直向小艇冲来。

双儿拚力划桨。韦小宝大叫:“啊哟,不好!人肉炮弹打来了!”

叫声未毕,扑通一声,瘦头陀已掉入海中。他落海之处与小艇只相差数尺,瘦头陀一涌身,左手已抓住了艇边。

双儿举起木桨,用力击下,正中他脑袋。瘦头陀忍痛,哼了一声,右手又已抓住艇边。

双儿大急,用力再击了下去,拍的一声大响,木桨断为两截,小艇登时在海中打横。瘦头陀头脑一阵昏晕,摇了摇头。韦小宝匕首划出,瘦头陀右手四根手指齐断,剧痛之下,再也支持不住,右手松开,身子在海中一探一沉,大叫大骂。

双儿拿起剩下的一柄桨,用力扳动,小艇又向岸边驶去。

驶得一会,离大船已远,眼见是追不上了。大船上只有一艘小艇,洪教主等人武功再高,在这寒冷彻骨的天时,却也不敢跳入水中游水追来,何况人在水中游泳,再快也追不上船艇。

韦小宝拿起艇底一块木板帮着划水,隐隐听得大船上众人怒声叫骂,又过一会,北风终于掩没了众人的声息。

韦小宝吁了口气,说道:“谢天谢地,终于逃出来了。”两人划了小半个时辰,这才靠岸。

这一段情节写得异常详细,洪教主一伙人怎么追的,小宝二人如何逃的,都是详详细细的,气氛渲染也很紧张刺激,所以读来很是紧张,让人觉得很爽!

但这属于上面所说的,因期待而产生的爽悦,或者因装逼打脸,又或者因人物自我牺牲产生的爽悦吗?好像我们期待主角逃走,期待他去打洪教主的脸,这有让我们爽的原因,但除此之外,似乎情节的紧张刺激,也让我们觉得很爽。

总结第四类爽点制造的要素:
1)生动有趣、紧张刺激是关键,因此人物刻画方面要准确生动,气氛渲染和行文节奏要到位。
2)强烈的代入感是前提条件,最终的落脚点还是主角要装逼,配角要吃瘪。
3)若是主角被人戏谑,比如被美女调戏,或者主角出糗,也是可以的,但一定要是善意的,而不能恶意让人嘲讽侮辱主角,那就失掉了诙谐幽默的意味。
4)此类情节中要安排包袱,比如小宝给女儿掷骰子取名为板凳,公主打闹后再掷还是板凳,这就是“包袱”,目的是逗读者发笑;紧张刺激类的,也要一波三折,安排包袱,比如洪教主把瘦头陀投掷去抓主角二人,这是其中最惊险的“包袱”了,但还是被主角有惊无险地化解,使得剧情的紧张刺激达到顶点,读者极度爽悦。

五. 剧情的发展或人物的言行令读者大出意料,细细思索又在情理之中。

这一种的爽悦得自读者对作者奇妙构思和布局的叹服,一般都是因为神转折剧情而产生。

六. 文笔或内容让读者折服。

有的作者有很别致的文笔,比如猫腻,读者读他的书就是喜欢他行文的韵味,就好像读散文一样,有种特别的美感,这会让欣赏的读者很愉悦。

写《韩娱之天王》的那位作者,他的书有浓浓的韩剧风格,有的读者不喜欢,看不出味道来,而喜欢的读者却为之疯狂,这就是被其独特的文笔和内容所折服。

再比如《宰执天下》,里面细细描写在古代进行工业化建设的过程,读起来很是佩服读者的想象力,这就是内容让读者折服了。

这第六种的爽点制造,取决于小说的题材,作者是否充分吃透了该题材的爽点方式,是否有着让读者叹服的文笔,这是综合功力的体现,101就不好分析和总结了,大家只能自己感受了。

分享到:
打赏

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关于小说写作中爽点的制造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