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二十年 数字文化新基建赋能新发展

网络文学二十年 数字文化新基建赋能新发展

作者: 泛娱江湖 阿飞

全网最全的网络资源分享网站

手机扫码查看

标签:

特别声明:文章多为网络转载,资源使用一般不提供任何帮助,特殊资源除外,如有侵权请联系!

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后,中国网络文学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伴随以5G建设为标志的数字文化新基建迎来发展机遇,这一行业正不断被赋予发展新动能。

中国社会科学院此前发布的《2019年度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当前中国网络文学用户数量已达4.55亿,网民使用率达53.2%,国内网络文学创作者也已达1755万。体量巨大的读者群体和创作群体,为网络文学发展创造了庞大的市场容量和优质内容。

一定程度上说,网络文学的发展,有“成”有“败”。

“成”者,观察中国网络文学二十余年的发展可以清楚地看到,其核心发展动力仍然建立在粉丝经济和作者生产原创内容产品上。甚至可以说,原创是中国网络文学能够不断发展的根本动力和核心竞争力。

而“败”者,则是一直笼罩在网络文学头顶的盗版问题。倘若这一问题不能得到及时解决,对于创作者、读者、公司、行业生态而言都将是极大的伤害。

依靠付费阅读等模式,作者和平台企业可以借此拥有收入来源,从而有能力和兴趣持续创作出更多的优秀原创作品,读者也可享受到更优质的阅读体验。特别是随着近年来热门IP不断被改编成影视动漫,一个完整的网络文学生态体系正在形成,盗版问题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更加引起业界关注。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总体盗版损失规模为56.4亿元,其中移动端盗版损失规模为39.3亿元。层出不穷的盗版和侵权行为,正让平台企业和作者深受其苦。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陈崎嵘也建议,希望行业各界能够联合起来,加大打击盗版的力度与频次,严厉打击网络文学盗版行为。

事实上,部分网络平台在很早之前就对盗版这一乱象下重手严打。以阅文集团为例,近年来,阅文集团一直秉承对侵权盗版“零容忍”的姿态,通过发函投诉、民事诉讼、行政举报等多种方式打击侵害原创网络文学作品的行为。

梳理阅文集团在打击盗版方面的举措也可以清晰地看到,该集团在网络文学正版化方面的努力由来已久。

早在2003年,阅文集团就设立了VIP付费阅读制度,对于维护作家权益、构建网文正版化发展秩序等都起到了突出作用。对于当时发展方兴未艾的网络文学行业而言,这一举措无疑是具有开创性意义的。

而在接下来的发展中,无论是发起成立“正版联盟”,深度参与以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为重点的“剑网2016专项行动”,牵头成立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还是针对各类网络文学盗版侵权内容,自主设立监控处置机制,都无疑有助于优秀网络文学作品的孵化、开发和衍生,进而培养众多新生代潜力作家,不断壮大网络文学人才队伍。

根据阅文集团方面披露的数据,2019年,该集团持续加大监测处置方面的投入,全年总计投诉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2000万条。此外,发起网文维权方面的民事诉讼1500余起。

在国家相关部门持续加大对网络文学的监管力度,平台企业不断加大盗版力度的努力之下,网络文学行业近年来作品“百花齐放”,原创力度和内容品质都有了很大提升,正在向精品化、经典化迈进。与之伴随的,是网络文学在中国文化发展中的重要性不断凸显,优质原创作品和作家数量不断增加,更多作品借此触达更多媒介和地区,行业变革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期。

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数字文化新基建成为热词。而从2018年12月首次出现在官方文件上起,“新基建”已频繁出现在各类规划设计中。

新基建正为社会各行业发展带来积极的影响。全国人大代表刘多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新基建带来的更多是平台效应和对各个行业产业的赋能,要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契机,充分发挥数字新技术、数字新基建、数据新要素以及数字经济新形态的赋能作用。

对应网络文学行业,从2G到5G,从电脑端到移动端,每一次通信技术和网络终端应用技术的更新迭代都会深刻影响到文化产业的发展,也能为该行业提供新动能。而伴随以5G建设为标志的数字文化新基建迎来发展机遇的,是网络文学、网络影视等作品和产业迎来高速发展的阶段。在市场产品数量“井喷”的时期,内容、人才和团队的专业性更加重要,“内容为王”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也更容易提升作家群体价值,净化行业生态。

产品输出、开发、衍生及触达方式更加多元的情况下,创作者利益会被市场和平台挤压吗?显然不是。

实际上,在一个良性的网络文学生态里,作家与平台从来都不是对立的关系。无论是传统出版模式,还是网络文学时代,创作者都要依托平台才能实现作品推广和变现。在新基建不断发展的时代,无论是作品孵化推广,还是游戏开发、影视化开发或衍生品开发,都需要借助平台专业的操作和运营。譬如阅文集团白金作家蝴蝶蓝的电竞小说《全职高手》,在出版、漫画、动画、游戏、网剧、舞台剧等领域“四处开花”,创造了动漫IP跨界营销的经典案例。离开了平台的专业化操作,想要达到这样的成就显然是困难重重的。

对于作者来说,无论写网络文学作品是出于情怀,还是借以谋生,作者与平台双方都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在数字文化新基建不断发展,行业生态不断净化的背景下,作者的创作空间将更大,其权益也能得到进一步的保护,从而有助于生产出更多优质原创内容,促进行业更长远的发展。

阅文集团总编辑杨晨表示,18年来,阅文最大的优势并不是流量,而是可以源源不断地支撑更多优秀作家的成长、孵化出更多元的优质作品。而且阅文首创的全勤奖、半年奖等政策,已经成为行业规则,让网文江湖中的所有作者都受益。良性的网络文学生态,使得大量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得以孵化、开发、衍生,触达更广泛的受众,也让一个个新生代潜力作家脱颖而出,网络文学人才队伍不断壮大。

“我们需要抓住数字技术变革的机遇,以大力建设新一代文化基础设施位突破口打造数字文化产业新生态,以供给侧技术改革服务于数字文化生产和消费需求。”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说。

在阅文看来,作家与平台是相辅相成的鱼水关系,作家更是平台最宝贵的财富。也正因如此,作家的培育一直都是阅文最重要的工作内容,阅文扶持和支持创作者的脚步也永远不会停止。

早在2005年、2006年,阅文前身起点中文网就分别推出了作家福利制度、白金作家制度,培育出了众多明星作家。阅文集团还配备了一支从业十多年、业内最资深的编辑团队,在作家的培育上,已建立起一套系统化的孵化机制。如提供包括低保、全勤奖励等福利制度,保障作者持续创作;对其中的潜力作者给予更多的激励和扶持,包括编辑专业指导、各类培训等,推动他们向上发展;对于特别优秀的作者,阅文将对其进行定位,给予粉丝运营、媒体推广等更深层次的作家品牌包装。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之下,“六保”“六稳”“就业”等成为了民众关注的话题。与传统文化产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不同,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线上文化产业则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也在创造就业机会、增加创作者收入等方面承担了更多的社会责任。

阅文集团方面透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阅文平台作家人数已高达810万,创作者规模居行业之首。另据阅文集团对外发布的一季度全国网络文学生产及消费情况显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一季度新增作家33万人,其中湖北地区新增作家数量达近万人,与此同时,年轻用户的创作积极性最高,30岁以下作家占比超过七成,网文行业成为“斜杠青年”的重要创收渠道。

“在这个行业里经常会听说哪些小网站发不下来稿费,或者故意克扣稿费,又或者是得不到公平的待遇。但阅文有完整的新人培养机制,稿费从不拖欠,也是作者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安心创作的原因。”阅文旗下新晋白金作家“会说话的肘子”说。

打破多年前部分读者认为网络文学“粗制滥造”的刻板印象,近年来网络文学的发展呈现出生态更健康、内容更精良的态势,也成为一股“活水”,为中国文艺事业的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

扎根上海,做互联网+文化的排头兵;响应国家号召,大力倡导和推进现实题材网文创作;为纪念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联合浦东新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推出主题征文,鼓励作者关注社会现实;2020年2月9日启动“我们的力量”征文大赛,身体力行用笔助力抗“疫”,阅文集团近年来正作为行业龙头企业对文化事业发展做出了不懈努力。

一系列数据也正昭示着这些努力的丰硕成果。今年一季度,阅文旗下新增作品数量超52万部,同比增长约1.5倍,平台作品新增评论数量超过5000万,新增文字弹幕“段评”超过3500万;阅文集团推出的海外门户——起点国际已上线英文翻译作品700余部、累计访问用户超6000万,同时,已有超过6万名外国作者在Webnovel上发表了超10万部以英文为主的本地语言原创作品;2019年有六部作品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评选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网络文学作品……当传统基建遇上数字新基建,各行业发展都将被加速和赋能。而当网络文学遇上数字新基建,优质原创作品也必将不断涌现,内容平台、网络文学动能不断被激活,网络文学生态进一步净化完善,中国文化产业也将取得更长远的发展。

来源:蓝蓝说娱乐

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后,中国网络文学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伴随以5G建设为标志的数字文化新基建迎来发展机遇,这一行业正不断被赋予发展新动能。

中国社会科学院此前发布的《2019年度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当前中国网络文学用户数量已达4.55亿,网民使用率达53.2%,国内网络文学创作者也已达1755万。体量巨大的读者群体和创作群体,为网络文学发展创造了庞大的市场容量和优质内容。

一定程度上说,网络文学的发展,有“成”有“败”。

“成”者,观察中国网络文学二十余年的发展可以清楚地看到,其核心发展动力仍然建立在粉丝经济和作者生产原创内容产品上。甚至可以说,原创是中国网络文学能够不断发展的根本动力和核心竞争力。

而“败”者,则是一直笼罩在网络文学头顶的盗版问题。倘若这一问题不能得到及时解决,对于创作者、读者、公司、行业生态而言都将是极大的伤害。

依靠付费阅读等模式,作者和平台企业可以借此拥有收入来源,从而有能力和兴趣持续创作出更多的优秀原创作品,读者也可享受到更优质的阅读体验。特别是随着近年来热门IP不断被改编成影视动漫,一个完整的网络文学生态体系正在形成,盗版问题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更加引起业界关注。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总体盗版损失规模为56.4亿元,其中移动端盗版损失规模为39.3亿元。层出不穷的盗版和侵权行为,正让平台企业和作者深受其苦。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陈崎嵘也建议,希望行业各界能够联合起来,加大打击盗版的力度与频次,严厉打击网络文学盗版行为。

事实上,部分网络平台在很早之前就对盗版这一乱象下重手严打。以阅文集团为例,近年来,阅文集团一直秉承对侵权盗版“零容忍”的姿态,通过发函投诉、民事诉讼、行政举报等多种方式打击侵害原创网络文学作品的行为。

梳理阅文集团在打击盗版方面的举措也可以清晰地看到,该集团在网络文学正版化方面的努力由来已久。

早在2003年,阅文集团就设立了VIP付费阅读制度,对于维护作家权益、构建网文正版化发展秩序等都起到了突出作用。对于当时发展方兴未艾的网络文学行业而言,这一举措无疑是具有开创性意义的。

而在接下来的发展中,无论是发起成立“正版联盟”,深度参与以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为重点的“剑网2016专项行动”,牵头成立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还是针对各类网络文学盗版侵权内容,自主设立监控处置机制,都无疑有助于优秀网络文学作品的孵化、开发和衍生,进而培养众多新生代潜力作家,不断壮大网络文学人才队伍。

根据阅文集团方面披露的数据,2019年,该集团持续加大监测处置方面的投入,全年总计投诉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2000万条。此外,发起网文维权方面的民事诉讼1500余起。

在国家相关部门持续加大对网络文学的监管力度,平台企业不断加大盗版力度的努力之下,网络文学行业近年来作品“百花齐放”,原创力度和内容品质都有了很大提升,正在向精品化、经典化迈进。与之伴随的,是网络文学在中国文化发展中的重要性不断凸显,优质原创作品和作家数量不断增加,更多作品借此触达更多媒介和地区,行业变革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期。

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数字文化新基建成为热词。而从2018年12月首次出现在官方文件上起,“新基建”已频繁出现在各类规划设计中。

新基建正为社会各行业发展带来积极的影响。全国人大代表刘多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新基建带来的更多是平台效应和对各个行业产业的赋能,要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契机,充分发挥数字新技术、数字新基建、数据新要素以及数字经济新形态的赋能作用。

对应网络文学行业,从2G到5G,从电脑端到移动端,每一次通信技术和网络终端应用技术的更新迭代都会深刻影响到文化产业的发展,也能为该行业提供新动能。而伴随以5G建设为标志的数字文化新基建迎来发展机遇的,是网络文学、网络影视等作品和产业迎来高速发展的阶段。在市场产品数量“井喷”的时期,内容、人才和团队的专业性更加重要,“内容为王”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也更容易提升作家群体价值,净化行业生态。

产品输出、开发、衍生及触达方式更加多元的情况下,创作者利益会被市场和平台挤压吗?显然不是。

实际上,在一个良性的网络文学生态里,作家与平台从来都不是对立的关系。无论是传统出版模式,还是网络文学时代,创作者都要依托平台才能实现作品推广和变现。在新基建不断发展的时代,无论是作品孵化推广,还是游戏开发、影视化开发或衍生品开发,都需要借助平台专业的操作和运营。譬如阅文集团白金作家蝴蝶蓝的电竞小说《全职高手》,在出版、漫画、动画、游戏、网剧、舞台剧等领域“四处开花”,创造了动漫IP跨界营销的经典案例。离开了平台的专业化操作,想要达到这样的成就显然是困难重重的。

对于作者来说,无论写网络文学作品是出于情怀,还是借以谋生,作者与平台双方都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在数字文化新基建不断发展,行业生态不断净化的背景下,作者的创作空间将更大,其权益也能得到进一步的保护,从而有助于生产出更多优质原创内容,促进行业更长远的发展。

阅文集团总编辑杨晨表示,18年来,阅文最大的优势并不是流量,而是可以源源不断地支撑更多优秀作家的成长、孵化出更多元的优质作品。而且阅文首创的全勤奖、半年奖等政策,已经成为行业规则,让网文江湖中的所有作者都受益。良性的网络文学生态,使得大量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得以孵化、开发、衍生,触达更广泛的受众,也让一个个新生代潜力作家脱颖而出,网络文学人才队伍不断壮大。

“我们需要抓住数字技术变革的机遇,以大力建设新一代文化基础设施位突破口打造数字文化产业新生态,以供给侧技术改革服务于数字文化生产和消费需求。”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晓明说。

在阅文看来,作家与平台是相辅相成的鱼水关系,作家更是平台最宝贵的财富。也正因如此,作家的培育一直都是阅文最重要的工作内容,阅文扶持和支持创作者的脚步也永远不会停止。

早在2005年、2006年,阅文前身起点中文网就分别推出了作家福利制度、白金作家制度,培育出了众多明星作家。阅文集团还配备了一支从业十多年、业内最资深的编辑团队,在作家的培育上,已建立起一套系统化的孵化机制。如提供包括低保、全勤奖励等福利制度,保障作者持续创作;对其中的潜力作者给予更多的激励和扶持,包括编辑专业指导、各类培训等,推动他们向上发展;对于特别优秀的作者,阅文将对其进行定位,给予粉丝运营、媒体推广等更深层次的作家品牌包装。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之下,“六保”“六稳”“就业”等成为了民众关注的话题。与传统文化产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不同,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线上文化产业则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也在创造就业机会、增加创作者收入等方面承担了更多的社会责任。

阅文集团方面透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阅文平台作家人数已高达810万,创作者规模居行业之首。另据阅文集团对外发布的一季度全国网络文学生产及消费情况显示,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一季度新增作家33万人,其中湖北地区新增作家数量达近万人,与此同时,年轻用户的创作积极性最高,30岁以下作家占比超过七成,网文行业成为“斜杠青年”的重要创收渠道。

“在这个行业里经常会听说哪些小网站发不下来稿费,或者故意克扣稿费,又或者是得不到公平的待遇。但阅文有完整的新人培养机制,稿费从不拖欠,也是作者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安心创作的原因。”阅文旗下新晋白金作家“会说话的肘子”说。

打破多年前部分读者认为网络文学“粗制滥造”的刻板印象,近年来网络文学的发展呈现出生态更健康、内容更精良的态势,也成为一股“活水”,为中国文艺事业的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

扎根上海,做互联网+文化的排头兵;响应国家号召,大力倡导和推进现实题材网文创作;为纪念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联合浦东新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推出主题征文,鼓励作者关注社会现实;2020年2月9日启动“我们的力量”征文大赛,身体力行用笔助力抗“疫”,阅文集团近年来正作为行业龙头企业对文化事业发展做出了不懈努力。

一系列数据也正昭示着这些努力的丰硕成果。今年一季度,阅文旗下新增作品数量超52万部,同比增长约1.5倍,平台作品新增评论数量超过5000万,新增文字弹幕“段评”超过3500万;阅文集团推出的海外门户——起点国际已上线英文翻译作品700余部、累计访问用户超6000万,同时,已有超过6万名外国作者在Webnovel上发表了超10万部以英文为主的本地语言原创作品;2019年有六部作品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评选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网络文学作品……当传统基建遇上数字新基建,各行业发展都将被加速和赋能。而当网络文学遇上数字新基建,优质原创作品也必将不断涌现,内容平台、网络文学动能不断被激活,网络文学生态进一步净化完善,中国文化产业也将取得更长远的发展。

来源:蓝蓝说娱乐

分享到:
打赏

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网络文学二十年 数字文化新基建赋能新发展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